老牌幸运28网站

  • <tr id='ZggIT8'><strong id='ZggIT8'></strong><small id='ZggIT8'></small><button id='ZggIT8'></button><li id='ZggIT8'><noscript id='ZggIT8'><big id='ZggIT8'></big><dt id='ZggIT8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ZggIT8'><option id='ZggIT8'><table id='ZggIT8'><blockquote id='ZggIT8'><tbody id='ZggIT8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ZggIT8'></u><kbd id='ZggIT8'><kbd id='ZggIT8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ZggIT8'><strong id='ZggIT8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ZggIT8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ZggIT8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ZggIT8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ZggIT8'><em id='ZggIT8'></em><td id='ZggIT8'><div id='ZggIT8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ZggIT8'><big id='ZggIT8'><big id='ZggIT8'></big><legend id='ZggIT8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ZggIT8'><div id='ZggIT8'><ins id='ZggIT8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ZggIT8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ZggIT8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ZggIT8'><q id='ZggIT8'><noscript id='ZggIT8'></noscript><dt id='ZggIT8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ZggIT8'><i id='ZggIT8'></i>

                女学员的另一种“颜值”

                作者:欧阳大名 窦富森责任编辑:张诗梦2019-11-19 12:36

                没有了化妆品、没有了美图秀秀,穿上军装的女学员们依旧美丽。照片由作者提供

                潘¤彤从未想过,自己置身于聚光灯下会是什么样子。

                11月6日晚上,国防科技大学三号院俱乐部异常热闹。潘彤作为军事基础教育学院七大队辩论队辩手登◥台亮相。针锋相对、妙语连珠,几位新学员出色的口才令场下观众掌声不断。特别是女学员潘彤■,辩论中几处“设伏”用得特别≡巧妙,把辩论赛推向了高潮。

                这一幕如果让潘彤的高↘中同学看到,一定会①为她喝彩。就连潘彤自己都没有想到㊣,课堂上站起来读篇课文都会脸红的她,居然在大庭》广众之下有如此表现。

                潘彤认为,这是军校带给她的变化。

                军人的气质是这样“炼”成的

                “以前每次出门,化妆都需要用很长时间。”

                15岁那年,刘言就学会了化妆。之后3年,她手机微博关注最多的就是美妆博主。闲暇时光,把自己关在房间里,修眉毛、画眼线、上粉底……“捯饬”自己,曾是刘言最喜欢的事情。

                刘言的爱好并非个例,国防科技大学新学员入学调查显示,43.6%的女学员入伍前已经掌握了化妆这项“基本技能”。

                看到入学调查数据,女学员高欣打趣地说:“现在不是流行这样一句话吗——始于颜值、陷于才华,颜值还是排卐在首位。”高欣弹了7年古筝,多次登台表演,明星气质々十足。报到的时候,高欣带的化妆品占了半个行李箱……

                然而,3个月过去了,这些瓶瓶◤罐罐大部分依然躺在行李箱里“睡觉”。“有几次我刚拿出防晒霜涂了半边脸,就吹集合哨了,没办法只能胡乱涂几下。后来,索性↘不涂了。”高欣笑着说,军校紧张的作息没有给我预留“捯饬”自己的时间,哪怕到了周末,也要为即将到来的体能考核加班加点。

                失去「和收获始终同行。“上个周末,我把行李箱中的大瓶小罐都拿①了出来,可是挨个摸了一遍后又把它们放了回去。不是我不〇爱美了,是我发现素颜的自己也很美。”高欣挺了挺腰板。

                如今,高欣不仅适应了军校节奏,空闲时还会主动帮班里同学收拾内务、打扫卫生。学员队队干部见证了这些女学员的变化:皮肤▂晒黑了,军姿挺拔了;胳膊变↓粗了,体能练强了;手上长茧了,战术爬快了……

                “我是〖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人,我宣誓……”那一天,大学组织2019级本科学员授衔暨入伍宣誓仪式时,高欣作为学员代表站在第一排,她用一点都不淑女的声音“吼”完了誓词。当新训班长把军衔戴到高欣肩上的那一刻,她挺起胸膛热泪盈眶。

                经过3次修⌒ 剪的皮带见证了女学员周靖媛的成长。第一次穿上军装,新训班长手把手帮她把皮带剪到合适位置。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,周靖媛的腰瘦了一圈,班长又替她把皮带剪短了一截。参加︾新训大队组织的队列会操,周靖媛作为标兵班的排头兵登场,她主动将皮带又剪了一段,扣到最紧的那个孔上。

                “腰勒得紧一点儿,身板自然就会挺起来了,队列动作也就标准了。”周靖媛五官清秀、面容姣好,是大家公认的“女神”。在接受♂采访时,笔者发现她修长的小腿已经有了明显的肌肉№线条,更引人注目的是她眼神的变化,自信、乐观,不经意间投出的是军人特有的英姿▃飒爽。

                集体的氛围是温暖的㊣港湾

                剪掉齐腰ぷ长发的那一刻,女学员侯祎婷还是没有忍住眼泪。

                虽然初三就已经有了报╱考军校的梦想,虽然已经对未来军旅生涯有了一定准备,但看着镜中的姑娘变成】“假小子”的那一刻,她还是有点接受不了这个变化。

                想家的孤独接踵而来。“躺在床上就会想爸妈,想着想着就会掉眼泪……”参加入伍体检那天,侯祎婷定了◤5点半的闹钟,家人实在∏拗不过她才放行;拿到录取通知书后,父母又和她○持续“冷战”了半个■多月。报到后,看着父母离去的背影,侯祎婷感觉“仿佛心中有块什么东西融化了,在这融↘化的液体中,看到了自己〖的脆弱”。

                还好,集体的温暖︻疏解了女孩们的思家心切。每天24小时不分离,一起吃穿住行,一起摸爬滚打,一起高声答“到”,一起在拉歌时吼得满脸通红……这些军校生活的点▲点滴滴如同黏合剂,将来自五湖四海的姐妹们迅速拉近。

                “蓝天大道上彩云在◣追,年轻的我们歌声在飞……”女学员关曾昕最难忘的事是一个班的战友围成一圈,边唱军歌↑边端腿。5分钟、10分钟、15分钟……一个人怎么也坚持不下来的事情,一群人却能扛过▲去。这样的事情在后来屡次发生:50公里々强行军脚底打泡,是战友的激励让自己坚持走完;实弹射击『成绩不理想,是战友的指导让自己进步明显;学高数学得直挠头,是战友的点拨让自己茅塞顿开……

                女学员隋昕印象深刻的是一次战备拉动,伴随尖锐的哨声,黑灯瞎火的宿舍里,每个▓人都手忙脚乱。她动作向来利索,第一个打完背◆包后,迈开腿就往楼下冲,却被▼新训班长在点评时狠狠批了一顿:“你的同班战友呢?打起≡仗来你就这样只顾自己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之后的战备拉动,哪怕成⌒绩垫底,她们班都再没落下一人。“集体々的氛围是温暖的港湾,这或许就是军校的魅力。”聊起此事,隋昕的语√气沉稳有力,听上去竟有了几分似老兵的口吻。

                手中的钢枪∑ 是远方的梦想

                11月10日晚上,隋昕发了一条朋友圈:“手中的钢枪是远方的■梦想,请祖国检阅。”配图★是她参加仪仗队训练手持钢枪的剪影。

                看完国庆阅兵直播的那个夜晚,隋昕辗转难眠。她甚至有点后悔,为什么自己在队列训练时总是偷懒∞,为什么军姿不够标准,为∩什么踢正步时腿总是抬不起来……“希望未来有一天,我也能成为□ 女兵方阵的一员!”尽管学习并不轻松,她还是报名加入了学院仪♀仗俱乐部。

                经历几次战术训练后,女学员王琦珊感受到了这身军装的“分量”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刚摸到95式步枪的时候特别激动,但和这个铁疙瘩配合真是件令人头痛的事情,训练时间一长真想把枪丢了。”王琦珊苦笑着说。对上肢力量普遍偏弱的▽女学员而言,光是单手持枪卧倒的入门动作,都显得十分困难。第一次实弹射击,王琦珊趴在地上不断调整,还没切换到最标准的姿势,就被突如其来的枪声『吓得一激灵。她把枪托死死顶住肩窝,在心中默念教员传授的动作要¤领,却依然打了个不及格。看到散布在靶纸边缘的弹孔,王琦珊失望地连连摇头。

                童年时代的高欣曾收▓到一份特殊的礼物——一把会发出声音的玩具枪。为了满足好奇☆心,她把枪拆了个稀碎,最后顺理成章地被母亲“收拾”了一顿。十几年后,因为另一把枪,她又被ω班长“收拾”了一顿。

                那是一次战术训练,女学员们顶着炎热的阳光,一遍遍领会动作要领。满身汗水的高欣拖着手中的模拟枪在训练场上艰难地挪动,枪口擦在了ω 草皮上。

                中午,班长让高欣托举着枪进行反思。“枪支是军人◥的‘第二生命’!是你的亲密战☉友!不能善待枪的战士,将来战◆场上打不了胜仗!”这句话深深烙在了高欣的脑海中。在接下◎来的拉练休息时,疲劳的队伍席地而眠,高欣始终把步枪紧※紧抱在怀里。

                钢枪与玫瑰,残酷】与美好,在女军人的身上实现了矛盾的统一。前不久,学院组织∩实弹考核,2019级女学员交出了合格率98.6%的成绩单。

                轻触这里,加载下一页

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